守着年月只为花开那一年

还等风起那一夜,只待花开那一年

既然等不来风起的那一夜,那就自个当那飞舞的雪花,溶于盛夏,化做点点珠泪,妆嵌在那豆蔻梢头。盼不来花开的那一年,终于败给了一个消失了千年的符咒,用白骨去...

百家号